亲子鉴定的历史和技术(古代篇)

很多的影视作品让大家对亲子鉴定有些了解,亲子鉴定,一句话来说就是鉴定父母和 子女之间是否亲生关系,而鉴定的方式也随着技术的发展在不断进步,本文就来聊一聊亲子鉴定的发展。

 
  可能初的时候,人们通过外貌来产生一些关于是否亲生的猜测,但这个都只能作为参考,还有些靠个人的判断,有些经典的故事,北魏李崇在扬州做判官时,就处理了这样一个案子:县民苟泰说自家三岁孩子不慎走失,最后在赵奉伯家中发现。而且,苟、赵两家 都说孩子是自家的,并都有人证。李崇心生妙计,他把二人拘禁起来,过了几日,又派官 差告诉他们小孩身亡的消息。苟泰听后痛哭不已,而赵奉伯只是唉声叹气,于是,李崇便 把孩子还给了苟泰,此举使得赵奉伯磕头谢罪。
 
  自古我们就一直是一个重视血脉相传的民族,“传宗接代”,重男轻女等说法都能反应 这其中重要性,所以一直都在摸索一种鉴定亲生关系的方法。早在三国时代,我国就已有 以弟血滴兄骨骸之上认领长兄尸骨的事例(吴国人谢承所撰《会稽先贤传》记载),即以 活人血滴在死人骨上以确定亲权关系。他们认为:若血液能渗透入骨,则断定生者与死者 有血缘关系,否则就没有。《南史·豫章王综传》也记载有以子之血滴于父骨之上验亲的事例。至宋代,著名法医学家宋慈将滴骨验亲法收入《洗冤集录》中。据从现代的观点来 看,这种方法并不科学,但开创了用血液鉴别血源关系的先河。
 
  这里提到了宋慈,堪称中国古代版的福尔摩斯,电视剧《大宋提刑官》讲的就是他的 推理破案,让人惊奇他的智慧。宋慈一生从事司法刑狱,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尸体,接触案 子。他对当时的尸伤检验著作加以综合、核定和提炼,并结合自己丰富的实践经验,完成 了《洗冤集录》。
 
  有人称宋慈是法医学的开山鼻祖,这里我们就关心亲子鉴定,清朝版的《洗冤集 录》也记录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牛郎把猪倌打伤,之后猪倌掉进河里淹死了。后来人们找 到猪倌时,已经是一具白骨了。县官把猪倌的妻子与女儿找到,扎破两人的手指,把血滴 到骨头上。奇迹发生了:猪倌女儿的血马上溶入白骨;猪倌妻子的血不溶入白骨,却凝固于白骨,不肯离去。牛郎不服,也要实验一下。牛郎扎破手指,血滴在白骨上,既不溶入白骨,也不凝固于白骨,而是马上滑落。牛郎口服心服,认罪伏法。
 
 

 
  宋慈还有个针对活人的鉴定绝技,宋慈曾假设,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血液中有一种“相凝 因子,共凝为一”,“合血”法:“今各刺出血滴一器内,真则共凝为一,否则不凝。但生血见 盐醋则无不凝者。故有以盐醋先擦器皿,做奸蒙混。”这就是我们在很多电视剧里看到画 面。在以前大家对这类技术都很陌生,而血液中“相凝因子”又符合大家的观念,甚至都列 出了影响因素,在那个年代确实很有说服力,所以一直到清朝,民国电视中这个方法还有 人用,因为被要求做这个鉴定的多是被怀疑的人,而这个“祖传的”方法,被专业书籍记录 的说法就是唯一的标准了,即使在历史上有人提出过怀疑。
 
  以现在的技术手段去看,虽然这个方法不准,有些现象也值得我们思考下。前面提到 血液鉴别血源关系这点古代人就想到,虽然现在方法不一样,但血液中确实有我们从父母 继承来的信息;血液凝聚和不凝聚,现在看来,血液是否凝聚和血型等因素相关,但古代 没有现在技术手段,只能说还是研发时案例太少了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海南无创产前胎儿亲子鉴定详解